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41 期
 
吳雪月保種 把祖母吃過的東西找回來
作者:謝懿慧
  文章瀏覽次數:311

  今年八月,酷熱異常,在較台灣緯度更高的日本、韓國,甚至比靠近赤道的泰國還熱,尤其是韓國,更出現111年來最高溫,顯示氣候變遷已不單是學者的警告,而是現實,並快速影響到人類的生存。

  面臨氣候劇變,最糟的情況就是連食物都沒了,如果只栽種單一作物,一旦不適應氣候改變,就會全數滅絕,農作物的多樣化絕對是人類生存所必需。維持生物多樣性,一直是義大利國際慢食總會注重的一塊與努力的方向,他們建立「品味方舟」(Ark of Taste),登錄世界各地的原生種與傳統食品,吸引大家關注並保護,台灣的紅藜、烏魚子也在其中。

  種子是所有食物的起源,「保種」是永不停歇的議題。在花蓮洄瀾灣的開心農場,有一個人努力挽起袖子在做這件事,她是國際慢食花蓮分會會長吳雪月。

 

找到我們食物的根源

  吳雪月民國94年從大學教官退休後,除了忙原舞者文化藝術基金會的事務,閒暇之餘就在鯉魚潭邊的池南部落(Banaw)種野菜。當時熟識的花蓮部落大學鍾文觀老師帶著挪威人Arne Garvi來訪,他曾在非洲、印尼等地做種子野化的工作,在與他的談話中,吳雪月第一次聽到「種子銀行」這個詞。

  種子銀行顧名思義,就是存放種子的地方,未來如果地球發生災難,或某一物種面臨絕種危機,就可以提領種子再繁衍。位於挪威北極圈內的斯費巴島(Svalbard)的種子庫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種子銀行,可存放多達22.5億顆的種子樣本。

  吳雪月當時對這名詞雖只有模糊概念,但立刻聯想到部落的長輩其實一直都在做這件事。她提到:「從很早開始,部落的老人家都會把種子藏起來,是屬於自己的資產、也是保管食物的方式。」只是挪威的種子銀行是建立在島上的倉庫,但原住民的銀行是他們家中的冰箱。

  但吳雪月的保種行動並不全然受到種子銀行的啟發,而是她在搜尋小時候常吃的野菜時,竟發現有些再也找不到。「要把祖母吃過的東西找回來!」她下定決心進行保種工作後,開始跑野外去尋找種子,有時跑到花蓮農改場,有時請部落的媽媽幫忙,一起找尋失落的種子。

 

 

種子在找適合的家

  從吳雪月下定決心要保種,已過了近八年,她在花蓮壽豐洄瀾灣的開心農場,種了近三十種野菜,只要假日一定在田裡待上一整天。看到吳雪月的開心農場,就讓人體悟到:理解種子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菜園種植它。

  吳雪月種東西沒有特別方法,因為從小在部落長大,在野外種東西已成習慣,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如廚師依時取材,她種什麼也跟著季節走。

  吳雪月表示,作物的消失,一方面是因為除草劑,擾亂大自然的運作,另一方面則是國家的休耕政策讓土地變得跟石頭一樣硬,作物自然長不出來。義大利國際慢食總會在文章〈Seeds: All Your Food Starts Here〉中也警告:「全世界每年失去240億噸的肥沃土壤,超過60%的土地已經退化到不能再種出健康作物。」

  吳雪月給自己訂了一個規則,一個作物種到第四年,如果能成功育種、長出果實,就代表適合這裡。她曾在鯉魚潭種植阿美族的零嘴「樹豆」,總是只開花但不結果。後來發現,當地日出慢、日落快,樹豆要在全日照的環境下才能結果。於是她領悟到:「種子也在找適合自己的家。」

 

本文只擷取文章部分內容,若要閱讀全文請訂閱《料理.台灣》雜誌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也看過
   

 

 

本網站版權屬於財團法人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3 Ryori. Taiwan a division of Foundation of Chinese Dietary Cul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