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46 期
 
一場4390的食材饗宴 走進澳洲昆士蘭內陸
作者:張玉欣
  文章瀏覽次數:208

  住在台灣幾十年,從來沒有對於自己居住地的「郵遞區號」有任何的感覺,而「4390」這個在澳洲昆士蘭南部內陸一個小鎮的郵遞區號,卻是當地居民值得驕傲的代碼。

  郵遞區號4390的Goondiwindi(內文將簡稱Gundy),在去年五月份第一次舉辦「發現農業」(discover farming)的活動,時間長達一個月,希望藉由當地的美食、農場導覽等活動讓更多人看到Gundy。今年活動邁向第二年,我也趁此機會,第一次走進內陸,安排這趟旅行。

 

Goondiwindi ─有機與自由放養的農業永續小鎮

  「農業」的英文為Agriculture,台灣多以狹義的定義指稱栽植農藝和園藝作物之產業。在澳洲,農業則包括蔬果種植的園藝業(Horticulture)、牛羊豬等之畜牧業(Beef、Sheep & Wool、Pig Industries)、家禽與蛋品業(Poultry & Egg Industry)及乳品業(Dairy Industry)等。

  Gundy是位在昆士蘭南部內陸的一個小鎮,人口約10,630人,由45%的英國移民、35%的澳洲本籍、5%德國移民與5%的原住民等所組成。然而整個小鎮土地可用面積為19,248平方公里,超過台灣面積的一半,農業是當地最主要的產業,占Gundy地區總產值的72%,2017-18年的農業產值達到澳幣5.27億元(約新台幣110億元)。

  過去對於這個地名一無所知的我,經過這趟四天三夜的「發現農業」活動,才真正看見昆士蘭的面貌。此活動除了希望吸引更多人認識這個小鎮外,也希望藉此強化當地居民的農業意識,其指的不只是農業的永續,還包括動物福利、社會責任,當然也提供消費者健康、美味的食材。

  根據澳洲2018年有機市場報告(Australian Organic Market Report),澳洲有高達3,500萬公頃的土地從事有機栽種或是畜養,相當於十個台灣的面積,為全球第一。在Gundy,農民顛覆「有機=小農」的概念,善加利用他們廣大的土地,將有機(organic)食材量產,自由放養(free range)的實踐更讓畜養的動物們享受該有的福利。

  這次在Gundy舉行的「發現農業」系列活動是由當地十多家農產企業一同打造出來的成果,這些業者包括有機或自由放養的牛羊豬等畜牧業者、有機橄欖、蔬果、穀物等園藝業、有機乳品業、有機養雞業等。活動則包括農場參訪、有機橄欖油品嘗、啤酒嘉年華、「Gather」雞尾酒晚宴、以及棉花田與夕陽觀賞等活動。

  由於時間有限,除了第一天前往Coolmunda Olives的有機橄欖農場品嘗橄欖油及享用午餐外,走訪農場與參加「Gather」雞尾酒晚宴是這次旅程主要的活動內容。

 

「paddock-to-plate」的Gather 盛宴

  「Gather」這場美食饗宴的主題為「農場到餐盤」(paddock-to-plate)。有別於一般人使用farm這個代表「農場」的英文,Gundy選擇在地常用的「paddock」,指的是「用柵欄圍起來的農場」,特別指的是畜牧場,強調晚宴所使用的肉品等食材均來自數千公頃的有機或是自由放養的畜牧場。

  這個活動在五月的每週六晚上舉行,菜色是一份提供七道菜餚的品嘗菜單(degustation),由當地專門做外燴(catering)的主廚Jodie Jeans負責規劃,以戶外雞尾酒晚宴的形式舉行。晚宴菜單上的每一道菜色均標示了食材品牌與來源,而這份菜單規劃卻讓我想到台灣近幾屆的總統就職國宴菜單,同樣是以各地的特色食材呈現,然而Gundy卻能在自己的小鎮王國獲得所有需要的食材,而食材幾乎來自有機、自由放養牧場,食材品質著實讓人驚嘆。

  五月這場最後的Gather盛宴,大部分的農牧場主人也都到了現場,輕鬆地跟現場的賓客互動、分享他們的想法與經驗。對我來說,這不只是食材的集結大活動,而是述說著Gundy的農業發展史,包括十多個農產品牌的故事分享,每一樣食材都來自不同的家族、不同的世代,述說著不同的故事。在此也分享其中兩個故事,而其背後更是看到牧場經營者對於動物福利的重視與對大自然環境的尊敬:

 

故事之一:Karbullah Saltbush Lamb

  Murphy家族自1992年即在新南威爾斯州從事美麗諾羊育種的事業,並在2001年採用SRS基因技術,畜養出最純正的百分百美麗諾羊。農場主人過世之後,第二代的Mark接手家族事業,於2007年搬到Gundy,經營現在占地3,240公頃的Karbullah農場。Mark提到:「我們有責任在這個空間做得更好,讓其產生更好的經濟結果。」Mark重新定義了美麗諾羊的用途,他相信其不只能提供高品質的羊毛,其肉質也值得期待。

  Mark撥出農場內的一塊地專門種植澳洲原生植物—Old man saltbush(學名為Atriplex nummularia ,又稱「大洋洲藜」或「臺灣藜」),將一部分的美麗諾羊放養餵食在這塊Old man saltbush農場,由於這是澳洲本土植栽,Mark相信這是對澳洲土地最友善的方式。沒想到這樣的嘗試,卻創造出鮮嫩多汁的美麗諾羊肉,一舉成名。現在若是走訪Gundy,均可在幾家知名餐廳吃到這款已具Karbullah品牌的Saltbush羊肉。Mark也開始邀請名廚嘗試使用這項食材,期待創造出更美味的羊肉料理,也希望Karbullah的Saltbush羊肉能打入澳洲餐飲市場主流。

 

故事之二:Gooralie Free-Range Pork

  自1999年,Ladner家族的Mark和Charisse與兩位女兒在Gundy一同經營佔地4,000公頃的Gooralie農場,這是一個以低密度、自由放養的畜牧原則與農業永續概念的養豬事業。這一大片的土地也生產穀物和牛隻,其中大部分穀物用於豬的飲食。4,000公頃的混業畜養管理,實踐並豐富了耕地的土壤。

  主人Mark特別提到:「我們利用太陽能和重力流供給系統(gravity fed system)提供的水源經營農場,試圖將環境足跡降至最低。農業沒有捷徑可走,走向永續農業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但它也提供更好的產品給消費者。」

  在Gooralie農場內的豬隻,可以不受限制地進入戶外,每5公頃的土地圈成一個小牧場(paddock),放養30-35頭豬:每一位員工要負責照顧5個小牧場、約150頭豬。Gooralie的豬肉不僅獲得自由放養的認證,也是澳洲RSPCA標章(澳洲提供肉類食材的一項認證,包括自由放養的豬肉)批准時間最長的豬肉生產商。在Gundy鎮上的超市即可用合理的價格買到Gooralie的自由放養豬肉,對當地居民來說,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從農業城市到「美食‧ 農業」生態觀光城市

  從布里斯本市中心進到Gundy,距離約350公里,開車需要至少四個小時,無大眾運輸系統,因此若欲參加「發現農業」的活動,除了自行開車,不然便是有計畫預約相關團體行程。

  在Gundy地方政府工作的Rebecca,算是義務來幫忙,充當我們這一團的在地導遊。她提到:「這個『發現農業』的活動完全由在地的農產企業一同組織規劃,我們地方政府僅站在協助的立場。像是我們協助將此活動訊息透過昆士蘭州政府農業部的人脈網絡發送出去,協助安排參訪,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Gundy。」我也好奇問了Rebecca目前的客源,她回答:「這兩年辦下來,大部分訪客是布里斯本或是黃金海岸的當地人,我們在思考有無可能吸引到國外的觀光客。」Rebecca進一步提到,「旅遊業對Gundy來說算是新興發展的行業,我們希望透過Gundy農業的卓越表現,為旅遊業帶來一個新的機會,也希望在2020年能達到39. 6萬名旅客的目標。未來還會陸續規劃原味澳洲美食旅遊、教育性農業旅遊,以及歷險旅遊之農莊住宿等活動。」

  Gundy透過強勢的農業表現,企圖發展出美食與農業的生態觀光產業,讓我不禁也充滿期待,因為從Rebecca信心滿滿的眼神可以看到4390的美好未來。

 

驚嘆後的思考與學習

  「你知道從這馬路旁走到那邊田地的盡頭要多久嗎?」曾經在路上這樣問了Rebecca,而她笑了幾聲,但沒回答,因為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我一直試著想像一萬人住在半個台灣大的空間景象,而到處都是牛、羊、豬與田地。我想,這應該是上天賜給澳洲最需珍惜的禮物了。

  Gundy地處內陸,當然也面臨「缺水」的巨大挑戰。Rebecca曾經強調:「There is no water, there is no water.」,農民不再抱怨,這次走過,才了解Gundy農夫們如何克服這個難題,需花費巨資、而不破壞環境的灌溉或供水系統也成為在參訪過程中、他們特別介紹的部分。但Gundy善加利用他們的天時、地利、人和,讓他們理想中的農業意識得以實踐,並透過農業發展再進一步開發生態觀光的新型產業,讓我由衷佩服不已。

  記得過去在台灣常聽到農民經營的困境,政府協助轉型等議題,看到Gundy這個農業小鎮透過永續農業的發展所展現的企圖與雄心壯志,我想⋯,才有機會看到未來的天空。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也看過
   

 

 

本網站版權屬於財團法人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3 Ryori. Taiwan a division of Foundation of Chinese Dietary Cul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