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38 期
 
和菓森林 老老實實讓紅茶老欉逢春
作者:童瀞瀅
  文章瀏覽次數:245

   微悶的秋日午後,紅茶公主石茱樺泰然自若地為我們泡茶,先是祖母綠、接著紅寶石,最後是紅玉。茶湯色澤就如和菓森林的識別顏色般,橘中帶紅。石茱樺笑著說,我們將橘紅色當作品牌形象不是趕潮流,也不是亂選,它映襯的就是我們日月潭紅茶的獨特色澤。

  石茱樺的父親石朝幸畢業於日人經營的「茶葉傳習所」,派至「持木茶廠」任職後一路做到工廠主任退休。石朝幸不僅製茶也種茶,茶園的經典茶種莫過於老欉祖母綠和山茶紅寶石了。

  其中帶點琥珀色的祖母綠被暱稱為「老欉」,源自1925年日人將印度紅茶種子暗藏在拐杖裡偷渡至魚池培育的曲折故事。推算樹齡,即便未滿百年也逾一甲子,熟齡的資歷使得茶味呈現渾然天成的溫和滋潤,彷彿慈祥的祖母,是石茱樺從小穿梭茶園的常見茶種。

  另外,由深山茶樹育種出來的紅寶石,色澤比祖母綠橘紅些,香氣與味道稍加清爽甘甜。這兩款茶在伯仲之間,相較於市場上熟知的台茶18號紅玉,則明顯地更為溫潤。論清香,紅寶石為首,祖母綠居中,帶肉桂氣息的紅玉則最醇厚有韻。所以紅茶公主說,市場普遍認為喜品烏龍者偏愛淡雅紅寶石,愛喝咖啡的人則心向濃厚紅玉。

 

樸素不逐利 慢才是快

  承接老茶廠與茶園的陳彥權和石茱樺,2015年創立和菓森林品牌希望推動兩件事:首先是思考茶樹的永續經營,其次是文化傳承。行銷出身的紅茶公主,回想起過去老人家常說,紅茶價高要好好珍惜。當時主要仰賴外銷市場,曾經價格與高山茶差距不大。不過,這幾十年的光景讓紅茶與高山茶有了截然不同的產業結構。

  隨著高山茶的價格高騰穩定,不但確立區域茶品牌,產業分工也開始細化;茶園、茶廠和茶行是獨立經營又相互合作,並以此能量培訓出推廣茶文化的茶藝師群。反觀紅茶,在市場頹圮的情況下,產業鏈僅能維持一條龍生產:魚池人不但要自己種茶、焙茶,更要自己賣茶。過去在沒有市場前景的環境下,很難培育全方位人才振興產業。

  和菓森林莊主陳彥權從年輕時就跟石朝幸夫婦種茶、焙茶,耳濡目染長輩樸素踏實的人生哲學。過去的茶園不會為了貪圖利潤而改種檳榔樹,如今的茶園也不會為了市場炒作的潮流逐利。長年居處山間,不懂什麼是慢食,但老人家的生活理念和農禪帶來體會,是夫婦兩人深知「慢才是快」的奧秘所在。

 

復育茶種 vs. 平衡收益

  曾在食品行銷界打滾的石茱樺,身上流著農人血液。每每看著茶樹,就想起從小生長的魚池鄉瑰土;一想到茶樹與這塊土地結下深厚的共生關係,自己就不能忽視人和茶樹都是大地之母所涵養孕育的生命,身而為人應該承先啟後,扛起「珍惜風土資源,用友善農法孕育大葉茶種」的任務。

  檢視現有的資產,和菓森林明白,若要讓這一小塊的土地能夠永續經營,首先要思考栽培什麼茶樹,以及用哪種方式栽培最理想。


本文只擷取文章部分內容,若要閱讀全文請訂閱《料理.台灣》雜誌
 
看過這篇文章的人也看過
   

 

 

本網站版權屬於財團法人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所有,未經本站同意,請勿擅用文字及圖案
Copyright © 2013 Ryori. Taiwan a division of Foundation of Chinese Dietary Cul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