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63 期
 
食雞未來學
作者:楊豐銘
  文章瀏覽次數:73

  食物可以成為社(族)群之間的界限或衝突,也有凝聚我們和他者的可能性。許多時刻,飲食是一種複雜與矛盾的麻煩議題,吃雞肉就是這般善惡並存飲食文化的其中一例。

 

促進族群友善

  筆者剛赴吉隆坡履新的時候,許多計程車司機看我一副人生地不熟的青澀模樣,主動聊起是否習慣在地飲食,特別是有沒有吃椰漿飯。椰漿飯叫Nasi Lemak,台灣常取其諧音暱稱「辣死你媽」。辣死你媽有不同的版本,但是健談的運將們卻只跟我推薦搭配雞肉的…原來在族群關係複雜的馬來西亞社會裡,馬來人、印度人、與華人三大族群各有其飲食忌諱(豬肉或牛肉),雞肉因此是大眾飲食的公約數,烤雞腿儼然是促進族群和諧的友善食物。

  「友善」是近年來食物消費最熱門的關鍵字之一。眼尖的消費者不論走到哪個販售食物的場合,很難不被琳瑯滿目的標籤所吸引,尤其「友善」字眼更是無所不在,像是友善在地、友善宗教、友善農夫、友善環境等廣告。這些文宣大抵要符合現在流行的SDGs,即聯合國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之一的負責性消費與生產(Responsibl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現代雞肉大多是密集式飼養的成品,友善了族群共生共存,卻不一定友善上述的永續發展。

 

人類必需品

   Maryn Mckenna的《大危雞:抗生素如何造就現代畜牧工廠,改變全球飲食方式》(Big Chicken: The incredible Story of How Antibiotics Created Modern Agriculture and Changed the Way the World Eats,2019,大石文化) ,這本書提到了當代大規模養雞工廠所造成的影響。首先是抗生素所造成的食安議題。抗生素為畜牧業帶來的效應好壞都有,讓業者得以擴大蓄養動物的規模,避免承受高密度飼養的後果。抗生素使用的遞增讓肉品價格下跌,使肉類成為廉價商品,同時也降低利潤,破壞獨立小農的生計。這段歷史在雞與雞肉的例子中最清楚。Andrew Lawler《雞冠天下:一部自然史,雞如何壯闊世界,和人類共創文明》(Why did the Chicken Cross the World? The Epic Saga of the Bird That Powers Civilization,2019,左岸文化)和川上和人《雞肉以上,鳥學未滿:最好的鳥類研究室就在你家的餐桌上》(2021,麥田)這兩本著作帶領讀者漫遊世界各地,以不同的文化脈絡說明為什麼雞是人類必需品、全球化最徹底的動物、以及世界上最會遷徙的鳥類。家雞是所有已馴化的動物中,最先完成基因定序的物種。英文裡甚至有些常用詞以雞來形容人類特質和情緒,譬如chicken out(臨陣退縮)、crow(自鳴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