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65 期
 
曹思蓓 前衛溫柔的Vegan甜點革命
作者:賴郁薇
  文章瀏覽次數:117

「我吃素」錯了嗎?不願妥協的吃貨慾望

       民生社區的Green Bakery庭院綠意盎然,空氣瀰漫英式司康(Scone)的馥郁,揉合些許椰子清甜奶香,用力嗅一口氣,Isabella滿足笑意溢出黑圓框眼鏡。她嚮往植物素生活,堅信感官享受也值得富足,從來不該委屈將就。

       畢竟Isabella是道地眷村孩子,從小嘗遍大江南北家常菜,口福自然不淺,後來離鄉背井在台北發展,從事時髦的視覺設計工作,Isabella在單純的日子自得其樂,卻在某個午後被徹底顛覆。她慵懶在家度過悠閒假日,隨意瀏覽影片分享網站,偶然瞄到一幕黑屏,好奇心使然,讓她與獨立紀錄片《地球公民》(Earthlings)起始命運邂逅,「我立刻決定吃素!」也是Isabella毅然堅持植物素主義的轉捩點。

        之後一如既往上餐廳,Isabella大方告訴侍者「我吃素」,最後往往只能等到青菜豆腐果腹。甚至某次赴菲律賓旅遊,同樣表達「I am vegan」,侍者皺了皺眉頭,最後端出一盤清炒義大利麵佐「一片羅勒」。對比隔壁桌的豐盛沙拉,頓時讓Isabella深刻感知葷素世界連結斷線,世界從而一分為二走上岔路,內心天崩地裂而發出無聲吶喊。

 

植物素「旦糕」 撼動蛋奶甜點霸權

       直到Isabella嘴饞,卻在「蛋奶制霸」的甜點世界裡,面臨「因素食而喪失甜點權」的窘境。她既不甘心放棄美食慾望,也深信植物是造物者的智慧,且古老甜點起源如日本和菓子,只用純粹糯米和糖便能創造甜食,「乾脆自己來研究植物素甜點吧!」於是在38歲這年,Isabella轉身投入素食烘焙。

       當時台灣素食圈還很封閉,植物素烘焙處於初期嘗試階段,對照西洋經典甜點歷史悠久,在數百年、上千年修正演變後,傳統廚藝已經堆疊形成鬆軟且濃郁的既定框架,食譜理直氣壯地遵循「重奶油鐵律」,Isabella果斷放棄依賴食譜,卻也茫然自問,「或許抽離雞蛋、牛奶就是素食甜點?」這天真的答案當然被一個個失敗甜點否定。

       Isabella利用下班零碎時間,奉行日本「一萬小時職人定律」,用舌尖感受失敗甜點的油脂、水分、麵粉,慢慢理解比例變化,在將近兩年的挫折後,她終於做出「南瓜栗子棒旦糕」,濕潤柔軟、蓬鬆、香氣均達到心目中的完美風味,趕快筆記第一份食譜,成功用「旦」字取代「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