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當期雜誌 > 第 65 期
 
花生與昭和草 與生活不可分割的佐餐良伴
作者:古佳峻
  文章瀏覽次數:120

「拿麼厲害」的花生是部落中「被重視」的象徵物

       擺上餐盤的是「Pinasumingane」和「Dukulru」,很難用中文表義,Pinasumingane對於他們是非常傳統的飲食,食物的主體以小米糕與芋葉交摺綁縛成一束矩形,入冷水鍋滾煮透熟,「老人家特別交代,下雨天不能採芋頭芋葉身體會奇癢無比,採集的芋葉洗淨後,還需要曬至脫水。芋葉如果沒有煮熟,吃了身體會癢,有次整個口腔黏膜就非常癢。」

       Dukulru在魯凱族語是「搗」的動作,傳統作法就是將水芋蒸熟後以杵臼捶搗成綿密的芋頭糰,再進行塑形,「以前都是做成手握飯糰的大小,部落只要家裡做熱鬧,鄰居長輩要是能吃到主家製作Dukulru就會覺得招待周到、是非常厲害的食物。」部落的旱芋(Tai)會作為芋頭乾,但是珍貴的水芋(Drulrungu)往往是禮尚往來重要的祝福,Dukulru即是以水芋頭捶搗至無顆粒為止,「今天跟著奶奶做,還是無法消除芋頭硬塊,如果打分數應該只有六、七分」,子賢嘗試讓我們感受原味,再加入可可粉、糖粉,是原有鹽味花生碎末中相互提味的甜鹹滋味。「在那個年代,或許都沒有調味,也許就只是一點點的鹽讓食物與身體獲得補給。」

       Pinasumingane是芋葉小米糕的本體,Dukulru是芋粉圓的型物,兩者共通且不可或缺的是炒熟的花生碎末,「花生的魯凱族語是Makapayrange,經由炒熟稱為Ringiringi,舂搗成粉為Sumilri。今天這兩樣吃法是最原來的方式,僅以一些鹽調味,就是需要以生花生炒熟後搗碎的花生粉讓小米糕和芋粉圓外層裹上,早上外公炒完花生後就去田裡,炒花生也都是為了重要的時刻準備的。」子賢說,魯凱族中的花生是常民生活中必備的副食品,更是文化中「戀愛史」的重要象徵物,部落長輩表示,過去只要知道誰家有女孩,男生就會帶著花環、食物或情柴來女方家拜訪,只要是女方家看上眼的,就會特別招待炒過的花生,「炒花生是高級品,鄰居看到有準備炒花生就會知道這門親事不遠了,有錢一點的,花生會與芋頭乾炒,再更有錢一點的會再加入一點黑糖」。

 

看似雜草 卻又是生活裡增添養分不可缺少的昭和菜

       「過去一直視為雜草,日本人來了,才開始認識這種植物原來能吃。」昭和草有飛機草之稱,在台灣都有個傳說,日本軍機撒下種籽,於是這容易生長而能拯救飢荒的植物成為重要的野菜。

       魯凱族語稱昭和草為lasiasina。子賢說,像玉蘭奶奶在國小二年級時還是日本教育年代,以前的人不懂得吃昭和草,大部分的蔬菜來自地瓜葉、山萵苣等,直到部落中有人去了林班地工作回來,那些長輩就說日本人教他們這種植物能夠吃,要記得開著紅花、鋸齒葉狀的形象。

       子賢認為昭和草是蔬菜中重要的配角,尤其它帶有舒服的香氣,於是去除粗纖維後川燙,在滾水中加入有調味及橄欖油,再加上水波蛋的潤澤效果,就能夠品嚐到昭和草的自然芳香。又將昭和草捲入雞腿肉內酥炸成捲,子賢藉著草葉本有的植物香氣可以讓肉捲的後韻更有不同層次的味覺表現。